冒险记忆中的几大经典怪物

时光,渐渐的,就这么逝去了.

  写这个帖子,是为了纪念.

  纪念曾经走过的长路,这一路的风景.

  在记忆中总有那么一些怪物,它们曾经留给了我太多的回忆.它们象征了纯真的冒险的历史的一部分.

  我把他们叫做经典怪物.

  玩具的没有入选.可能在我心里,没有历史的沉淀,缺乏一种厚重感,无法成为经典...

  蘑菇王:冒险里你第一个面对的boss,最可爱的怪物.一个奉献了无数耳环智力和齿轮的boss.不错的爆率,让很多被盗号的高级玩家重新恢复了元气....数十分钟才出现羞答答出现的它,往往在你为他的可爱而下不了手的时候,蹦蹦跳跳就消灭了你,死都死得这么可爱:)

  蝙蝠魔:第一个让你知道了什么叫秒杀的怪物.能打死它的人曾经被奉为英雄.记得第一次见到.是在上天的船上,有人在船上结婚,突然蝙蝠来喝喜酒了,一时间整个船上全是墓碑...记得当时很多人通宵冲级,为的就是有朝一日能够找蝙蝠报仇.可以说,蝙蝠魔在当时,几乎就是一个图腾.而推翻这个图腾,成了无数冒险先驱者的目标.如今,可怜的蝙蝠魔论为了玩家无聊爆卷的地方...

  月/枪牛:记得50多级的时候,一个40多的牧师mm叫我带他去看牛...其实我自身都难保,然而"我是去冒险的,死就死,一点经验算什么"一整个晚上,我们在牛洞死了再来,来了再死,经验掉得一干二净,可是我们都很开心.那时候笑容灿烂的我们,怎么知道,不久之后的第一次吸怪,就这么把我和这个冒险的第一个朋友赶出了冒险...几次的离开,再回来,如今我依然坚持,可是这样的心情,再也找不回来了.

  小雪人:也许玩的晚的朋友很难相信,曾经有过组队刷小雪人这个概念.每次路过冰面,我都会想起那一张张消失在时间里的笑脸...那一片曾经照亮了天空的火光.如今的冰面Ⅰ/Ⅱ,只能用冷清来形容.是.都过去了.

  贝贝:那时候我们叫它企鹅王和雪男.每次走在冰雪峡谷Ⅱ,脑海里浮现的都是一个个剑客的身影,甚至感觉得到来自遥远的时间里的呼喊...现在的朋友,也许不知道有过多少剑客,为了一把现在只能悲哀的丢店的霸王,日复一日的战斗在冰雪峡谷Ⅱ...多少剑客为了那把至今我依然认为是冒险里最帅气的武器而落碑.多少剑客因为打不到买不起当时可以卖RMB的霸王,而练起了斧子,而当战死多次后终于拿起了梦中的霸王,成为勇士之后,面对的却是绝望离开的伤心,那一声声不甘心的叹息......

  黑/白狼人:在那个霸王和魔灵象征了最高级玩家的时代.曾经有过这么一张截图,图上是一个一身圣党和平的法师,手提一根魔灵,站在狼的领土.很长一段时间里,那张图在网上广为流传,图上的法师,被当做神来看.多少人为了魔灵,泡一个月狼人,换来个倾家荡产和经验条的0.00%.而一年后,当我决定了卖号的时候,强大的白狼人已经捱不住3下火毒合击.当我重新练起一个号,升到了65级,我特意走到狼的领土Ⅳ,脱下现金装备,一身黑圣党,换上魔灵,久久的站在那里.我重现了那幅截图,却找不回了那份感觉.再也.

  僵尸:曾经,包括现在,有多少人在僵尸写下了自己冒险里的友情和爱情?那一个个闪动在僵尸地图的恋人戒指,一个个伴随着瞬移而过的圣光.那一派热闹的景象,如今全然未有了.路过荒凉的僵尸,我甚至怀念以前路过时看到的满屏幕不堪入目的挂机自动发言和僵尸抢怪战以及引发的喇叭战.虽然丑恶,至少曾经是那么的热闹...

  扎昆:一个无数"高级"玩家还留在冒险的理由.一个成就了2次蓝蜗牛神话的boss.扎洞,一个团结与私心并存,荣誉和丑恶共进的地方.无数人为了一个扎头倾家荡产,日以继日夜以继夜的等在扎洞门口.另一些人包包里却多达4个甚至5个扎头.定扎,测谎,挤门,吸装备,卡人...各种丑恶的东西在扎洞粉墨登场.

  打扎不知多少次了,我一直没有扎头,然而相对于那个把人性的丑恶暴露得一览无疑的头盔,我更喜欢一张很早前刚刚有扎昆时和朋友一起战死在扎洞时的截图,图里的朋友,在当时是相当高级的玩家,放到现在却连一个只吸了两星期的人都足以鄙视他们的等级...还好,他们都先我一步不玩了,免受那份无奈.留下了一张弥足珍贵的截图.

  有些东西,我们一直要到走过了失去了才明白它的珍贵,我们始终还是没有在及时的时候明白.

  当那一片枫叶永远的飘落在了时空里,

  是否还记得那短暂的精彩.

  那些曾经互相温暖过彼此的人们

  那一张张按着F2迎面走来的灿烂的脸...